茄子视频app下载地址

您現在的位置:>> 基礎部>> 語文教學>>正文內容

語文是人類文明的底層操作系統

一、語文的重要性

語文是什么?語文怎么學?語文怎么教?

困擾語文界的問題聽來像哲學三問。有個段子說:北大門衛都是哲學家,每個進北大的人都會被問:你是誰?你從哪里來?你要到哪里去?

語文教師正扮演著被詢問的人類思想者角色。

面對哲學三問,哲學家沒有得出“正確答案”。如今,哲學隱退,物理學家霍金說,物理學家接過了哲學的火炬,引領人們探索未知世界。現在,科學家們繼續從宏觀和微觀兩個方向不懈探索。宇宙學家研究宇宙大爆炸、星云、銀河、恒星系,生命學家探索蛋白質、基因構成,物理學家在探索電子對撞制造微型宇宙。

語文側立在一旁,似乎事不關己。實際上,所有人類思考、人類謎團、人類科學,人類文明,真正的基石是語言和文字。

“語文”對人類文明形成與發展至關重要,各國文化傳統雖然不同,但對“語言與文化”的重視程度,都是排在第一位的。當一個嬰兒看著媽媽微笑,開口發出第一個音節“mama”時,他就在開始學習語文了——很久以后,他開始學一加一等于幾。

語言學認為,人類語言文化有一個共同源。人類走出非洲,散居世界,每一個不同種族系、文明系的深處,都攜帶著特殊的語音基因,如元音“A啊”各文化大多用來表達主神,而近同于Mama(媽媽)的發音,遍及世界幾乎所有文明。在學會書寫前,人類在前文明時代攜帶這種語音烙印,遍行于各大洲。其后,各大洲色彩絢麗的原住民巖畫,讓人類文明有了第一縷光——當原始人在巖石上刻下第一個畫符時,人類文明就開始發芽了。而當這些巖畫進化成文字,形成語言系統時,人類開始有了初步的文明。

我們今天可以小語文,也可以大語文。“小”是把語文工具化,確定語文的目標是教會學生口頭表達和書面表達。這也是葉圣陶發明“語文”這個概念時的解釋。這種解釋有時代局限性,也迎合了當時的“掃盲”運動,但是排斥了原“國文”概念所含的豐富文化外延,這就把“國文”從包含著時間與傳統維度的三維系統,降維成識字與表達的“語文”二維系統了,也平面化了語文,讓語文成為乏味無趣的工具。

如今,面臨著世界性的挑戰,我們開始重新思考和定位本民族的文化與價值,更迫切地感到要從傳統文化中尋找、提煉出獨特的核心價值,確立民族文化的主體形象。語文學科因此也面臨著“升維”的挑戰,必須引入傳統文化,吸納文、史、哲、以及藝術、影視、科學等各類知識和智慧,形成一個立體的高維語文世界。也因此,語文這門學科面臨了新機遇與大挑戰,對語文教師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語文教師也要保有持續學習的態度,不斷閱讀,吸收古今中外和跨學科的知識和智慧,打破禁錮自己的狹隘思想,而與學生一起進入到豐富的知識與思想的海洋中去。

二、語文是什么

關于“語文是什么”這個問題,我自己做了一個比喻:語文是人類文明的底層操作系統。可以肯定地說,沒有語言和文字,就沒有人類文明。但要多維地去理解語文,打破狹隘語文觀念。

語文是一門涉及傳統與現代、中國與外國、有關文、史、哲,及藝術、電影、音樂、科學的綜合學科。語文的目標:獨立自由地思想,準確流暢地表達。語文的定義:“語文是語言和文化的綜合素養”。

我不喜歡“語文”這個表述,它把這門學科工具化,而剝離了應有的豐富文化與傳統內涵。相反,“國文”的概念更加準確,也更加豐富。學會簡單的口頭表達和書面寫作,只是“掃盲”運動的追求,普通的小學畢業生完全可以達到這個目標。而立足于新時代,面向世界來進行自我文化定位和反思時,我們卻要超越語文工具化的定位,提升國民的綜合素質,讓我們更有文化自信。這就要在中學階段的六七年時間里,通過豐富有效的閱讀,來學習經典,傳承文化,豐富思想,縱覽世界,自由思想,培養人格獨立的新世代公民。

我曾寫文章反對“語文是一門科學”這個說法。

“語文是一門科學”這樣的論斷,長期在語文教師的腦子里徘徊,似乎不強調它是“賽先生”,語文就不能獲得準生證,存在就缺乏合理性。但很少人想到,在“科學”誕生的很久很久以前,人類就有了語言和文字。“語文”無需依靠“科學”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合理性,就如同一位祖父無需孫兒輩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合理性一樣。

在思考教育問題時,我常想到美國著名影片《死亡詩社》那位文學教師基廷先生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念大學時,基廷老師是我們的人生偶像,也是我們的思想啟蒙者。基廷老師的扮演者羅賓·威廉姆斯去世后,我重新觀看了這部作品,在觀看過程中,仍然內心感動。

我們今天的語文教師,或許無法做到基廷老師那么勇敢那么無畏,但內心深處都應該有一顆愛與柔軟的心,在愛與激勵中,與學生們一起成長。語文教師不應該是一名掌握著絕對真理的布道者,語文教師應該是一名領頭羊,一名帶領者,要與學生一起思考,打破禁忌,學會超越各種有形和無形的墻。我們閱讀那些卓越的文學作品,不應該是為了應付考試,而是要追問人生的意義,讓我們的人生價值更加多元、更加豐滿。

在電影里,基廷老師說:“我們讀詩、寫詩,并不是因為它們好玩,而是因為我們是人類的一分子,而人類是充滿激情的。沒錯,醫學、法律、商業、工程,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,足以支撐人的一生。但詩歌、美麗、浪漫、愛情,這些才是我們活著的意義。”

基廷老師讓他的學生們相信:“學會自己思考,學會欣賞文學和語言。不管別人怎么說,文學和語言的確能改變世界。”

三、語文如何教學

在中小學的語文教學里,語文學習的評估一直是個無法打破的魔咒。現行語文考試一直存在兩個問題:一個是測不準,一個是考不到。

一個考試得128分的學生,其語文水平不見得比115分的高,然而粗糙的分數,卻暴力地區分了這兩位學生的等級。這是“物化”教育的最明顯例子。教育面對的是活生生的人,然而我們卻企圖科學化評測,用無生命的分數來給學生們的生命分等級。更好的教育模式,是差異化地面對不同個性的學生,發現不同學生的不同才能,從而讓他們成長為自己應該成為的人。

量化、僵化的考評如果不能得到柔性化的改善,語文學習只會是簡單粗暴的知識灌輸,我們的教師就會蛻化為往鴨子嗉囊塞飼料的飼養員。有些語文專家認為,語文具有豐富性,曖昧性,評測應更加人性化。語文應該是一種能力與修養的評估,而不是分數的評估。但要打破現行評估方式,仍然需要從“應試教育”上破解。現行的高考制度需要破解,要各高校實行真正的自主招生,以培養有創造力的人才,才可能慢慢落實素質教育的目標。

今天的各地各級語文教材,仍然過多地偏重于抒情性文學作品,而缺乏更為豐富的歷史、哲學、社會、科學乃至藝術和影視的內容。我們的教育要更明確地培養合格的、富有創造性的公民,而不是某種合格的物體。在教育思想上不加以突破,受制于此的語文教材也無法真正有效地更新。但在這種現狀下,一線語文教師也在反思,并推進廣泛有效地閱讀。并以閱讀推進表達和寫作。

杭州外國語學校高中語文組的課外閱讀書目曾引起教育界的反響,這份書單包含了文史哲內容,還有音樂、影視的學習,這正是立體化、多維化的“大語文”學習的具體體現。

一名語文教師面臨所有這些“材料”時,首先需要自我學習提升,并以生命化的方式,來重新理解這些“材料”。我們讀西方藝術史,觀看文藝復興時期那些偉大的繪畫,除了驚嘆于技巧上的成就之外,還要注意到其中對人類生命的肯定和贊頌。“文藝復興”就是生命之歌,這首歌一直唱到了現在,還應該繼續唱下去。

面臨語文的新挑戰,現在很多有反思精神的語文老師,都喜歡運用“生命語文”這個概念,而所謂的生命化,是讓語文進入到我們的人生中來,與我們的現在和未來息息相關。

《死亡詩社》里基廷老師在第一課時,就與學生坦誠地談到了死亡問題,并因此要求每一個人都百倍地珍惜生命,思考生命的意義。

因此,學語文和教語文就不再是一個問題,而是一種行動。語文教師要行動起來,與學生一起閱讀,來自我提升。

我理想中的語文,是師生一起閱讀、交流、探討、朗讀,是生命蓬勃的象征。我一直在強調,一名中學生,如果有持續幾年的有效閱讀經驗,和適當的寫作訓練,即便在面臨當前的考試時,也能輕松應對。而對于字、詞、句、段的理解,也要大量地閱讀才能更好地理解。


??????????一鍵分享: ????????